繁华如三千东流水

蝴蝶沧海 2019-12-08 11:29:08


繁华如三千东流水,我只取一瓢爱了解,只恋你化身的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发如雪》

她和他初遇的时候,她不过是戏台上舞着水袖的伶人,而他,是那个为戏曲写剧本的书生。


偌大的院子,既不属于她,也不属于他,而是富甲一方的王氏家族的,这个院子,自然也归王家所有。

那年的春天来的刚刚好,海棠染上了胭脂色,苍翠欲滴的芭蕉树下,书生正在院子里来回踱步。他正苦思冥想着,如何写一部时兴的戏本子,因为再过两个月,就是园子主人王老爷的生辰,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。


恰好他便路过了搭台的戏班子,台上的女子水袖飞扬,口里咿咿呀呀地唱着“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”。那是《牡丹亭》里的句子。


见有人停驻,台上的女子便抬眼望去,原来,是一个年轻的书生在这里,因为听《牡丹亭》听得痴了,迟迟未曾离开。女子内心纳罕,好一个眉目如画的书生,颇有戏里柳梦梅的味道,清俊而不失斯文,看这装束,想必却也是一个潦倒落魄的男子。


台下的书生望着台上的女子,厚厚的脂粉隐住了她的真实面容,让人恍惚看不真切,但脸上的幽怨,却好似戏文里杜丽娘的模样。

那日的偶遇,是他和她的初见。


过些日子之后,书生送来了新写好的戏本,当他把它交过去时,又见到了那个唱曲的女子。按照王老爷的吩咐,书生需要亲自负责主角的表演,而这次机会,却让书生和女子的情根深种,奈何他们都知道自己身份低微,在别人的家里私相授受更是大忌,所以彼此只能把爱意埋在心底。


书生对女子说,等他功成名就的那天,他一定为她挽起三千青丝,娶她回家。


但事情的转折点,出现在了王老爷生日那天。那日自然是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的,宴席上王老爷与众多好友杯盏相送,言笑晏晏,戏台上的女子唱着热闹的戏文,这本来只是个点缀,没想到却有有心人却看上了台上的女子,说,要纳这个女子回家为妾,这样天天唱曲,岂不乐哉。


王老爷耳酣脑热之际,便随口答应了。

王老爷的朋友娶女子过门的那日,镇上格外热闹,红妆铺了一路,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,除了一个唱戏的女子,和一个写戏的书生。


后来,据说这个被纳为妾的女子,终生再也没有唱过曲了。有人偷偷地议论,说她过门以后自毁声音,每天把自己幽禁在小房间里,别说唱曲了,话也不能说了。

众人都是叹气。


再后来,落魄的书生运气竟好了起来,他离开了王老爷的大宅子,进入了仕途,如当年所愿终于功成名就,荣归故里。


他身边只有一位女子,那便是他的结发妻子。他的妻子淡然温婉,笑起来嫣然明媚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从来不曾开口说话,好像从来到这个世界,便被上天剥夺了言语能力一般。


有人曾劝书生,夫人年岁渐长,容颜衰退,为何日日守在夫人身边,而不多纳年轻美丽的女子。

书生拒绝了他。

现在不能说话又如何,他曾见过她最美的样子,见过她飘飞的水袖掩着红颜,听过她动人的歌喉,华丽的唱腔诉说前世的故事。世间纵有三千繁华水,他只取一瓢饮;陌上纵有三千繁花绽,他只折一枝怜。



原创校园-微信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

原创校园是一款专注大学生的内容资讯平台,大家不仅可以阅读到校园热点,学习资料,演出活动,深度美文,恋爱故事,书法绘画等优秀文章,还可以发现校园新鲜事,穷游攻略,二手闲置,兼职家教,求助信息,周边租房,寻物启事,失物招领等生活信息。